監管層規范P2P平臺融資類業務
                      2016-03-21 16:54:47
                      191
                      來源:

                      年前,福建證監局曾下發通要求所轄各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對P2P平臺融資類業務進行自查。

                      該通知要求,各機構嚴禁以任何形式參與P2P平臺融資業務或為客戶通過P2P平臺融資提供便利,同時各機構應該認真對照自查,并于本月底前提交相關反饋信息。而在該份通知中,福建局還對市場中一只由券商、P2P平臺、保險公司合作開發的小額融資產品進行了通報,而目前該項業務已被監管層叫停。

                      而亦有業內人士認為,傳統金融機構并不應缺席對互金領域的創新與嘗試,而監管部門則可對金融機構參與互聯網金融業務的禁止行為、適當性管理、風險控制等做出專門規范。 券商、基金同P2P平臺開展合作、下設P2P平臺或對P2P進行財務投資的情況已不鮮見,而福建局的此次通知,或預示著證券期貨經營機構同P2P的聯姻模式或將得到進一步規范與約束。

                      監管層叫停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涉水P2P。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日前獲悉,福建局春節前曾在一份名為《關于對P2P平臺融資類業務進行自查的通知》中對一家證券公司合作開展P2P平臺融資產品的違規情況進行了通報。

                        據福建局通報,該產品由券商、P2P平臺和保險公司三方合作發行,通過P2P平臺為券商有小額融資需求的客戶提供融資。

                        不過,P2P業務并非為券商所主動架設,而券商方也僅負責借款人的風險評估、資信審核和融資業務的風控及貸后管理,具體的平臺運營、管理、信息配對工作由P2P平臺完成,而保險公司則為產品提供保險和受理投保服務。

                        證監局指出,該種模式下證券公司涉嫌向P2P平臺提供客戶信息、向客戶推薦相關業務、監管客戶有關賬戶、限制客戶資產轉移等違規行為。

                        “這種合作模式相當于風控、擔保、運營環節都分離了,很多由一家公司完成的事,最后變成了券商、保險、平臺三方流水作業。”北京一家大型P2P平臺人士表示,“優勢是可取所長,但劣勢是一旦出現風險,三方的權責不容易劃定,投資者遇到違約最先找到的是平臺,而這種風險卻可能向券商傳遞。”

                        “P2P為券商客戶提供融資,相當于券商為P2P平臺引流,這一做法存在業務防火墻缺失的問題,而融資客戶的融資投向不受約束,考慮到券商客戶的特點,不排除資金投向股市,而這將演變為券商為客戶變相提供場外配資便利。” 在西南一家券商合規部人士看來,該類合作存在較大的合規隱患。

                        通報同時指出,福建局也對各類機構提出要求,并嚴禁以任何形式參與P2P平臺融資業務,或為客戶通過P2P平臺融資提供便利;同時各機構還應認真對照自查確認是否開展該類業務,并將自查結果于2月底前進行上報。

                        “如果自查存在開展相關融資業務的,應禁止新增客戶并制定存量客戶后續處理方案,同時將產品情況、業務規模、后續處置方案等形成正式書面報告上報我局。”前述通知稱。

                        這意味著,證監類機構所開展的P2P業務及相關合作或將被叫停。而在前述合規部人士看來,監管層切斷證監類機構同P2P業務的關聯,有利于規范機構的客戶管理,防范場外配資等違規活動再度重燃。

                        “隨時貸”案例剖解:業務已暫停

                        值得一提的是,福建局所轄證券公司只有華福證券和興業證券,但前述通報并未指明該券商所在地區。

                        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了多位P2P公司負責人,均表示沒有聽說過哪家知名的P2P公司有這種業務。

                        “這種模式看起來風險并不大,因為有股票資產作為抵押,不過可能涉嫌到券商沒有權力凍結客戶證券資產、監管客戶證券賬戶等風險。對于地方監管層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暫停。其實該證監局的做法,有點類似于之前其他地方金融辦的做法——暫停類似公司注冊。”一位P2P公司總經理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截至截稿,記者仍未能確定該通報中所指券商。

                        不過通報中所提及的由券商、P2P平臺、保險公司合作開發的小額融資產品模式,事實上在券商業界確實存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獲悉,同信證券從2014年起曾開展同類業務,而該業務于今年2月初已被相關方暫停。

                        據接近同信證券人士介紹,同信證券曾在2014年與P2P平臺“贏眾通”、眾安保險三方共同合作開發出在線小額快速融資產品“同贏·隨時貸”,在產品結構上,同信證券的角色是為P2P平臺引流客戶,而眾安保險則為平臺債權提供擔保。

                        值得注意的是,當記者再度查找“贏眾通”時,卻發現該平臺已更名,而新名稱為“小贏理財”,在其官方網站所羅列的合作伙伴上,眾安保險仍然在列,而同信證券的身影如今已經消失。

                        不過,記者發現“隨時貸”的借款端口仍在對外開放,而同信證券、小贏理財和眾安保險也出現其間。最新借款利率顯示為15天-30天為6.8%,3個月為7.2%;但當記者點入借款后,卻被告知“因業務發展調整,現暫停隨時貸業務”。

                        同時,同信證券還對該業務叫停的后續操作進行了提示,例如提醒兩融客戶“確保普通賬戶為未還款本金的兩倍,而信用賬戶資產不計入隨時貸資產內”。

                        事實上,和同信證券一樣,涉及P2P業務的券商、基金并不在少數,而如果在更大范圍內執行新的監管要求,那么當前諸多機構所開展的P2P類業務或將受到影響。

                        僅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目前恒泰證券、天風證券、嘉實基金等多家機構均涉及類P2P的互聯網金融業務。

                        例如先鋒系不久前完成收購更名的網信證券,在更名之初就宣布同關聯P2P平臺網信理財進行戰略合作——根據安排,網信證券完成開戶后再開通網信理財賬戶并投資的,可領取相應的返現獎勵。

                        而除合作關系外,另有部分機構通過子公司、二級子公司直接出資設立互聯網金融公司,開展類P2P業務,例如天風證券旗下的“甜菜金融”和嘉實基金旗下的“嘉石榴”平臺。

                        以恒泰證券為例,該公司就在通過旗下恒泰先鋒投資有限公司的一家全資子公司“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務有限公司”設立了類P2P平臺“恒普金服”。

                        據恒普金融網站顯示,該平臺向投資者開放的標的金額在100萬元-3500萬元不等,且項目多為以上市公司為質押物的融資業務;起始投資金額也因不同項目存在差異,例如“新三板-楓盛陽-質押”項目的起投金額為100萬元,而“新三板-硅谷天堂-質押”則僅為100元。

                        如果按照此次監管標準,上述模式或均將受到影響。不過,此次叫停究竟是否涉及福建以外的其他區域尚不得而知。

                        截至截稿前,21世紀經濟報道尚未獲悉除福建以外的其他省份也下發了此類監管通知的情況。

                        監管風向趨嚴,互金創新模式或承壓

                        一位接近中證協的券商人士介紹稱,該類監管事項通常派出機構會與證監會、協會保持一致,因此不排除這一監管政策已在更大范圍內實行。

                        “派出機構的通知很可能是對上級監管部門意圖的貫徹,所以這次叫停機構和P2P合作,很有可能并不止于福建省。叫停的邏輯也可以理解,P2P發了監管文件,而近半年來泛亞、e租寶等互聯網金融的風險事件也層出不窮,如果放任機構同P2P合作,可能會讓機構在信譽管理上受到影響。”上述接近中證協的券商人士表示。

                        事實上,監管層對于券商參與P2P的監管風向早已趨嚴。

                        2015年12月,中國證券業協會還曾向各家券商下發了《關于開展證券公司子公司參與P2P業務情況壓力測試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證券公司統計子公司參與網貸平臺(P2P)業務情況,并提交壓力測試報告。壓力測試報告需包括測試基本情況、風險評估分析應對措施建議等。此次摸底旨在落實證監會開展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風險壓力測試工作的要求。

                        上述通知所涉及證券公司子公司包括證券公司的資管子公司、直投子公司、另類投資子公司。參與P2P業務的方式包括投資P2P平臺公司、設立產品對接P2P以及其他可能引發風險的參與方式。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一刀切地叫停金融機構嘗試互聯網金融業務也并不現實,理想的方法應當是在更高層面對金融機構參與互聯網金融創新的模式進行約束,并在可控范圍內有序發展。

                        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的原因主要是金融遏制政策,監管層應該對金融機構涉水互聯網金融創新進行更高層面的立規規范,控制潛在風險。


                      单机游戏哈尔滨麻将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智 重庆时时五十期走势图 清纯美女桌面 幸运分分彩开奖依据是什么 福建时时软件手机版 韩国15分彩走势图官方 27岁mm人体艺术 欢乐捕鱼人安卓最新版本下载 老时时360安全 新加坡彩票投注站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十三道技巧 日本美女比基尼 捕鱼视频 福彩3d彩经网关注码 排列五开奖综合走势